吃最多的肉,挨最痛的打

8月1日,继昆明和景洪市之后,大理也出台了刺激房地产市场的一揽子政策,总共有26条,但大多了无新意,即便看上去颇为惹眼的“共有产权”销售模式,因为面临实施上的难度,恐怕也很难大面积推行。

在大理出台26条房地产新政之前两天,景洪市才公布了购房补贴契税的方案。这样一来,云南省房地产市场最火爆,房价最高的三个城市——昆明、景洪和大理,就都出台了刺激房地产市场的政策。

有所不同的是,昆明和景洪均直接给与购房契税补贴,景洪的契税补贴力度甚至超过昆明,不仅没有限制144平米的面积,也不限是否首套房,而且补贴比例最少也有70%,最高有100%。而昆明的首套房契税补贴只有50%。

大理州虽然没有直接进行契税补贴,但也提出,“商品房去化周期超过24个月的县市、大理经开区,首套购房人在办理不动产权登记后可按照所缴纳契税金额给予补贴或直接发放购房补贴等方式鼓励购房”。明眼人都看得出来,这项政策针对的区域其实主要就是大理市。

吃最多的肉,挨最痛的打

房地产投资下降对昆明、大理、景洪的影响很大

三个城市为什么相继出台了刺激买房的政策?原因其实也很简单,即昆明、大理、景洪是云南房地产市场最发达的三座城市,对房地产的依赖度也最高,因而去年以来低迷的市场形势对三个城市的经济影响最大。

直到2020年之前,三座城市的房地产市场还是烈火烹油的行情,作为外地人来昆明买房的主要目的地,三地的房价也明显高于省内其他城市,其中大理新房价格一度逼近昆明,景洪的房价在鼎盛期也超过万元,各路房地产企业纷至沓来,土地交易一片火热,卖地收入屡创新高。

应该说,昆明、大理、景洪是上一轮房地产行情中云南省内受益最大的城市,可以说“吃了最多最肥的肉”。

从统计数据上看,房地产对昆明经济的推动作用相当大,房地产投资长期占昆明固定资产投资的40%以上,土地财政依赖度一度高达100%,2019年仅土地出让收入就有821.7亿元。

景洪市的土地财政依赖度也多年超过100%,在房地产开发高峰期的2019年,景洪市国有土地出让收入达27.5亿元,而当年景洪市的一般公共预算收入才13.96亿元。

大理市的情况也是如此,2018年大理市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主要是土地出让)高达52.4亿元,土地财政依赖度也超过100%。

三座城市如此依赖土地财政,在房地产市场红火的年代,不仅GDP好看,政府也收入大增,钱袋子相当充盈,但随着去年到今年楼市行情急速下挫,三地也都不约而同地感受到了经济增速下滑,财政收入下降带来的冲击。

统计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昆明财政入库的卖地收入才47.8亿,也就是高峰期的零头。景洪市的土地出让收入去年就下降到了14.6亿,只有2019年的一半,今年1-5月,景洪市国有土地出让收入进一步锐减到只有6595万元。

大理市的情况也好不到哪里,去年大理市的政府性基金预算收入只有18.4亿,只有2018年的三分之一强。

而在经济增长方面,今年上半年大理市以及昆明市房地产开发规模最大的官渡区,GDP实际增速都是负数,而景洪市的GDP增速也仅0.2%。

这真是原来大块吃肉有多酣畅,现在跟着房地产挨打就有多痛苦。

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权异议,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爆料、授权:news@ynhouse.com。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参与讨论

登录 注册

热门评论

  • 房网用户

    20
    2022-08-19 05:55
  • 房网用户

    20
    2022-08-19 05:5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