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州市KTV行业遭密集版权诉讼 疫情过后预计将倒闭一批

前年以来,云南不少州市甚至县城里的KTV或娱乐场所,纷纷被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简称“音集协”)等音像版权机构告上法庭,理由是这些娱乐场所未经授权使用音像作品,侵犯了版权方的知识产权,应向音集协等赔偿经济损失并删除相关音像作品。如果继续使用,则应按一定标准向版权方支付版权使用费。

据云南房网粗略统计,仅去年到今年初,遭音集协索赔诉讼的州市和县城娱乐场所就有几十家,一审败诉后上诉至云南省高院的娱乐场所也至少有10多家,仅公开裁判文书的就有大理皇冠娱乐有限公司、宾川钻石娱乐会所、陆良爨星音乐量贩、大理音乐之窗、文山壹加壹量贩娱乐会所、大理城中城、芒市云庭城市酒店、勐海乐盛等。如果仅看索赔金额其实倒不算高,上述娱乐场所需要赔偿的金额大部分在2万以内,但KTV如果继续使用音像作品,需要向音集协等交纳版权使用费,标准大概为每间包房每天5-8元,一家娱乐场所一年的版权使用费少则三四万元,多则10万左右,并不是个小数目。

云南州市和县城KTV行业遭版权诉讼(图为被音集协告上法庭并败诉的大理音乐之窗)

云南州市和县城KTV行业遭版权诉讼(图为被音集协告上法庭并败诉的大理音乐之窗)

音著协和音集协是我国两大音乐类的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早在10多年前就开始代表版权方全国维权,大城市的KTV行业也早已和两大版权组织签约,昆明的几大KTV企业也差不多在10年前就开始陆续与两大音乐著作权集体管理组织达成授权协议,但对数量众多州市乃至县城娱乐场所来说,无授权使用音像产品的现象还比较普遍,只不过由于取证难度较大而且成本比较高,长期未被追究,但在近两年,音集协等开始将维权重点指向中小城市,于是一大堆县城KTV被告上了法庭。

随着维权力度加大,音集协的版权收入也大幅度增加,其在2018年的版权收入达到1.92亿元,当年音集协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除河北、宁夏、西藏及港澳台)开展维权活动,取证场所2078家,当年就有1786家立案,判决并执行完毕的案件769起,全部以音集协胜诉为结果。去年,音集协的版权收入比2018年增长41%,达到2.7亿元。

娱乐场所在使用音像作品时须经版权管理方授权,本来是天经地义的事情,云南三四线城市KTV大面积败诉也在情理之中,但音集协等版权管理组织在版权费快速增长的同时,也引起了垄断的质疑。今年,广东地区有8家KTV公司以垄断为由起诉中国音像著作权集体管理协会,但以败诉告终。

随着音集协不断下沉维权,云南州市和县城KTV都需要交纳版权费才能正常营业。音集协对云南三四线城市的版权收费标准本来也不算高,基本是每间包房每天的费用大概在5-10元,一家20间包房的县城KTV,一年的版权费大概要3.6万,负担也不算小。

今年受新冠肺炎影响,KTV行业遭受重创,好几个月没有任何收入。对此,音集协和音著协在上月联合制订了《2020年卡拉OK著作权许可使用费实施方案》,决定免受疫情期间停业KTV的著作权许可使用费,复工后3个月内按5折收费,以示对KTV行业的支持,可是对于云南州县的许多行将倒闭的KTV企业来说,这已经没有多大意义了。

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权异议,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爆料、授权:news@ynhouse.com。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参与讨论

登录 注册

热门评论

  • 房网用户

    这个关云南房网什么事,先要放在云南房网上。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