太阳马戏团滑入破产边缘 复星的投资损失有多大?

中国观众等不到太阳马戏团在中国巡演的《OVO》(昆虫乐园)项目了!一场新型冠状病毒关闭了太阳马戏团的演出计划,同时为了应对高达9亿美元的债务,太阳马戏团不惜辞掉95%的员工。目前,太阳马戏团正在研究债务重组方案,其中包括可能的破产申请。

  路透社3月27日报道,太阳马戏团正在与重组顾问合作,以解决现金紧缩及其约9亿美元的债务。

  太阳马戏团,总部位于加拿大的蒙特利尔,创立于36年前,被称为加拿大“国粹”。它迥异于传统马戏表演,以马戏革新派身份和精湛演出,享誉全球。2015年下半年,太阳马戏团开始与中国市场发生紧密联系,并在此后被注入强心剂——在复星集团的支持下开拓中国市场,并于2018年在杭州推出了亚洲的首个驻场秀(全球15个驻场演出之一)。

  然而疫情覆没全球之势如火如荼,这个被誉为世界顶级马戏团的“破产”消息,不禁让人感叹旅游文化企业的困境。

  但实际上,太阳马戏团走向破产边缘,疫情或许只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太阳马戏团自身财务状况和现金流早已高度紧绷,最近几年接连被全球评级机构穆迪下调评级,在垃圾评级行列越陷越深。 2020年3月18日,穆迪已将太阳马戏团(CDS US Intermediate Holdings,Inc.)企业家族评级(CFR)从B3降级为Ca,前景由稳定降至负面。

  太阳马戏团的困境也将影响到中国的复星集团,这家瞄准国内旅游文化消费市场板块的公司,不仅是太阳马戏团的第二大股东,持股25%,而且还一度为将太阳马戏团深入中国市场注入数亿投资。原本可期望的投资回报随着太阳马戏团演出的关闭和债务问题将变得摇摇欲坠。

  复星相关人士回应网易清流工作室称,他们和各股东正在对太阳马戏团商讨解决方案,太阳马戏团将不断拓展线上项目。

  太阳马戏团高昂的债务

  这家来自加拿大蒙特利尔的太阳马戏团开始加快全球化进程,始于2015年一场中美联手收购。当时这场高达15亿美元的跨国交易,为美国投资机构TPG资本集团和中国的复星集团联合从太阳马戏团创始人盖·拉利伯特(Guy Laliberté)手中收购80%股份,其中TPG持股太阳马戏团55%,复星集团持股25%。拉利伯特保留了10%,加拿大魁北克公共退休基金持股10%。

  然而,正是5年前的交易让太阳马戏团时常绷紧在现金流和债务的钢丝绳上。路透社报道称,太阳马戏团如今面临的困境是因为2015年被TPG 收购引发的债务加剧。

  当时这笔交易细节是,收购方直接支付6.3亿美元现金,同时公司还贷款8.85亿美元代收购方支付给太阳马戏团的创始人。

  一场被各方看好的跨国联姻,随后加快了全球化并购和业务拓展以实现其“全球娱乐领导者”的野心,但最终陷入了收入增长乏力,资金流动困境。

  公开信息显示,2017年,太阳马戏团花费数千万美元收购Blue Man Productions,2018年斥资数千万美元收购儿童娱乐公司VStar Entertainment Group,2019年2月,募资1.2亿美元将一家魔术表演公司The Works Entertainment及其魔术师团纳入囊中。

  上述收购似乎并未太阳马戏团带来大幅收入增长。根据穆迪公司公开资料,2015年,太阳马戏团的全球收入为7.56亿美元,而2017年(截至2017年4月的最近12个月)收入不过7.9亿美元。2018年(截至9月30日的最后十二个月),公司收入约为8.32亿美元。2018年12月,因为太阳马戏团收入表现不佳,核心表演艺术业务也相对停滞,被穆迪下调评级。

  2019年(截至9月30日的最后十二个月),太阳马戏团公司创造了约9.5亿美元的收入,但也仍未达太阳马戏团巅峰时期——2012年时的10亿美元收入水平。

  网易清流工作室获得最新的穆迪报告(3月24日)显示,2019年,太阳马戏团的资金贫瘠。截至2019年12月,穆迪估计现金来源总额约为1.2亿美元,其中包括3500万美元的现金货币,以及2022年6到期1.2亿美元循环信贷中可支配的8500万美元(信用证之后)。而接下来的12个月,穆迪预计用途总计达到1.65亿美元,其中包括1.55亿美元的负自由现金流和800万美元的定期贷款摊销。

  而受到疫情的影响,太阳马戏团在2020年的全球收入遽然下滑。 穆迪于3月24日出具的报告显示,穆迪对太阳马戏团未来的债务偿还能力表示担忧。 穆迪预计2020年,太阳马戏团依然有较高的财务杠杆,即使到2021年财务杠杆也很难恢复到8倍。

  更糟糕的是,太阳马戏团很可能走向破产清算。路透社报道称,太阳马戏团正在与重组顾问合作,解决债务问题,不排除破产申请的可能。

  熟悉企业破产的北京市保利威律师事务所律师鲁冰向网易清流工作室分析称,“债务重组是在资不抵债的情况下,企业和债权人协商出一个解决办法延缓债务偿还,以避免企业陷入破产。这个办法通常包括债转股,提供抵押物、担保物,新的资金注入等方式,来实现债务的延时清偿。如果债权方未达成一致,企业下一步进入破产清算申请,债务人和债权人把企业资产、债务梳理清楚,以有限资产来清偿债务。”

  对于太阳马戏团自身资产,穆迪也表示,太阳马戏团很难通过出售资产变现的方式提高现金流。

  不过复星集团相关人士对网易清流工作室表示,“所有股东和加拿大当地政府,都在积极向公司提供各种支持,我们对公司的长远发展有充分的信心。”

  复星的投资损失有多大?

  太阳马戏团若一旦破产,复星作为太阳马戏团的第二大股东,不仅承担巨额债务,同时也面临着投资的损失。

  尽管2015年的交易,无论TPG还是复星集团都未对外公布各自交易金额。根据15亿美元交易金额,复星获得25%的股份进行粗略估算,这笔投资资金预计在3.75亿美元左右。

  除了股权投资回报损失之外,太阳马戏团在中国业务的拓展和项目运行将由复星集团全权投入运作。2017年,太阳马戏团在复星总部所在地上海,设立中国办事处。同年10月,太阳马戏团在上海开始了在中国的巡回演出的第一站,该演出每周6天,为期2个月。此后在北京、三亚等地巡演。

  对与复星来说最大一笔投资或为杭州的驻场秀,复星将投资建立一座太阳马戏团在杭州的常驻剧院。这也是太阳马戏团在北美之外建立的第一个驻场秀。

  中国日报报道,杭州驻场秀剧院的建造成本差不多1.48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0亿元)。该驻场秀坐标在杭州的新天地项目中。杭州新天地项目为复星参与投资建设。2018年年末正式对外营业。

  2020年1月,中国新冠疫情的爆发,杭州驻场秀剧院关闭。2月,太阳马戏团的CEO丹尼尔·拉马雷(Daniel Lamarre)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笔演出取消带来的财务风险由当地合作伙伴承担,太阳马戏团自身不会遭受损失。

  复星集团上述相关人士对此未作直接回应,仅称“复星本来在太阳马戏团持股也就25%,2019年年报复星资产高达6800多亿,(太阳马戏团)对复星本身影响可以忽略不计。”

  但复星集团面临的不只是这一笔业务受损。近几年来,复星集团在海外大量收购旅游文化类资产,2015年投资了法国地中海俱乐部(Club Med,也被称为全球最大的度假村经营者)、英国休闲旅游集团Thomas Cook,以及日本北海道的全球顶级滑雪胜地星野度假村,此前还投资一家影视投资制作公司Studio 8和亚特兰蒂斯。

  复星的野心在于通过收购海外头部公司,将其嫁接在中国不断崛起的中产阶级市场这辆马车上。Club Med已在中国的亚布力、桂林、三亚等多地建设度假村;复星和Thomas Cook合作,打通海内外的出境游和中国游项目。亚特兰蒂斯还在三亚开通新景区。

  受2020年新冠疫情在全球的扩张,国际旅游、航空、院线纷纷停运,复星的旅游文化板块都受到大幅波及。最为明显的损失便是度假村的住宿收入以及相关门票收入。根据复星国际披露数据,2019年春节16天,仅三亚的亚特兰蒂斯为集团贡献1.5亿元收入。

  值得关注的是,在过去的一年,整体旅游度假村板块为复星集团贡献了173亿元收入和6亿元的净利润。

  在4月1日复星国际的业绩会上,复星集团方面未对疫情影响作直接评估。复星国际联席CEO陈启宇称,“复星由于产业维度和地域跨度较宽,疫情的影响相对分散,也具有地域和时间的差异,比如在春节期间和两月份,中国区业务受影响较大,但海外业务正常。3月以来,海外疫情扩散,度假村业务受影响较大,金融企业相对较好,但中国区业务已经在逐步恢复。”

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权异议,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爆料、授权:news@ynhouse.com。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参与讨论

登录 注册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