福林堂商标拍卖引关注 专家称政府应整合本土医药产业

8月24日晚7点49分,云南某拍卖公司负责人在朋友圈上发布了一条信息:昆明本土的老字号、拥有百年历史的“福林堂”,因负债导致68件系列注册商标被法院强制拍卖。记者从阿里巴巴司法拍卖上搜到: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福林堂”系列68件注册商标使用权司法拍卖,将于9月28日上午10点开始,评估价为三千八百二十万零八千二百元(38208200元)。值得注意的是,这是云南首例老字号注册商标使用权被拍卖。

这一消息的公布,让不少市民感到惋惜不已,对老昆明人来说,福林堂的价值远远超过拍卖价。掌上春城记者今日(8月25日)围绕这场即将到来的拍卖,联系到了经办此案的昆明中院执行局法官杨斌、带来独家对话,并采访多位法律和经济领域的专家,有学者提出“拯救”老字号,政府部门应出面整合,做大昆明中医药产业。

★独家对话

法官:申请人强烈要求卖商标

小掌:杨法官您好,请您介绍一下此次福林堂商标使用权拍卖一案的相关背景情况?

杨法官:这个拍卖是恢复拍卖,之前法院已经给福林堂以及拍卖的申请人进行了和解,也给了他们很长的时间去商谈,在福林堂贵州股份卖了一些的情况下,还是不能覆盖债权,法院在此期间停了很多次福林堂商标使用权的拍卖,就是为了给他们时间去处理债务,但是福林堂也没有找到合适的融资方,目前的情况就是申请人表示自己的情况很难,并强烈要求卖商标。

小掌:目前这个案件只能以拍卖方式解决吗?

杨法官:法院也和福林堂方面谈过希望他们可以尽快和申请人和谈,只要申请人同意,这个拍卖就可以撤销。主要是申请人的态度,在全国也有很多知名老字号被法院拍卖的案例,如:天津的狗不理包子等。法院这边也是做了很多工作,希望福林堂商标使用权可以保留下来,但是申请人的态度是强烈的。

小掌:也就是说我们法院也有去劝说这次案件的申请人?

杨法官:是的,这个老字号的影响力和民众喜爱度都很高,法院也希望双方能通过和谈,撤销拍卖,但是必须要尊重申请人的意愿。

小掌:那么如果拍卖不出去该怎么办呢?

杨法官:在拍卖期间,如果一拍、二拍都没卖出去,变卖也卖不出的话,在申请人同意的情况下就只能以物抵债(商标),将商标使用权归申请人所有。

小掌:拍卖成功后,福林堂将会面临什么问题呢?

杨法官:一旦拍卖出去,福林堂将不能使用现在的商标,它的所有产品都不能在有福林堂商标的前提下去买卖,除非福林堂通过和商标使用方洽谈,也就是说要使用也可以,前提是必须要支付费用。

小掌:这个案件的尘埃落定需要多长时间?

杨法官:只能看市场的反应了,如果有人立刻出来买了,那么结束的就快,没有的话,就得按流程走一拍、二拍……变卖、以物抵债。不过也不一定最后的结果只能是这样,还是要看福林堂和申请人和谈的如何,只要没成交之间双方的撤拍的申请交到法院,法院就可以马上撤销拍卖了。

★律师观点

拍卖后“福林堂”产品会侵权

昆明建纬律师事务所李律师(非案件律师)就福林堂拍卖后给企业带来的影响作了分析,他说商标权作为一项重要的知识产权,指商标所有人对其商标所享有的独占的、排他的权利。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商标法》的规定,“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的商标”或者“未经商标注册人的许可,在同一种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近似的商标,或者在类似商品上使用与其注册商标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标,容易导致混淆的”都属于侵犯商标权的行为。

而商标权依法定程序进行拍卖、转让后,原属于“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所享有的“福林堂”系列商标专用权将依法由竞得人、受让人取得,“福林堂”系列商标上附属的包括但不限于排他使用权、收益权、处分权、续展权和禁止他人侵害的权利等相关知识产权均将由“新主人”享有。

“原商标注册人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在未经商标“新主人”许可的情况下,在相关药品或类似产品上使用与‘福林堂’系列商标相同或近似的商标,都可能构成侵犯商标权的行为,需要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李律师如是说。

★学者观点

拍卖未必是坏事 需以两种情况分析

来自云南大学发展研究院的专家认为,对于此次事件,福林堂的发展走向还是要看之后的商标使用权拥有者。如果商标拍卖出去了,那么就有两种走势,“一种情况就是福林堂商标使用权拍卖后的所属者,他看中的是福林堂这个品牌,他愿意用资金投入去发展福林堂,把它做大做强,这样对福林堂品牌来说未必是件坏事;另外一种情况就是,所属者他更倾向于福林堂的市场占有率,再买了福林堂的商标后不用它废弃它,在占有市场上这也是另外一种操作。”该教授告诉记者,就拍卖商标目前来看,不能说对福林堂就是坏事,至少它现在的经营状况可以解决,就像云南白药的事件,它现在的品牌也还存在。

政府部门应出面整合 做大昆明中医药产业

来自云南大学MBA中心的专家强调,拍卖商标是企业自保采取的被动市场行为,而“福林堂”品牌的核心价值是配方,并不是商标的使用权。该教授认为,福林堂是因为出现发展战略、战术上的失误,才导致负债难偿的结果。他认为昆明中药厂注重创新与技术研发的着力点就很好。他甚至建议,昆明市的相关部门应牵头整合“昆中药”与“福林堂”两大昆明老字号的资源,从而做大全市中医药产业。“由昆明中药厂出资收购福林堂,以福林堂的商业资源补齐昆中药的市场板块,而福林堂自有的产品,也可以借此做强,进一步丰富’昆中药’的产品线。”

延伸阅读>>>>

★福林堂的前世今生

前世

福林堂始创于清朝咸丰丁巳年(1857年),是云南现存最古老的药店。

福林堂主体建筑占地面积200平米,建筑面积700平方米,为中式三层土木结构楼房,由于地处两条街的交叉口,因地势地利,其式样为八面风转角楼。福林堂建筑造型独特、具有鲜明的地域性和时代特色。

福林堂中药店创始人李玉卿,出生于昆明大板桥。初建时只有一间铺面的“簸箕堂”。经过四代人一百多年的苦心经营,凭借着货真价实、童叟无欺的经营理念,药物质量好、疗效高,成为昆明最负盛名的中药店。

福林堂是云南和昆明地区传承中医药文化的杰出代表,见证了祖国西南边疆地区中医药的发展史,1994年被中华人民共和国国内贸易部命名为“中华老字号”。2013年国务院公布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

今生

福林堂作为百年老字号,也曾遭遇资产重组、股权变更。

2000年 云南医药集团与香港世界中国实业项目有限公司合作,重新组建昆明福林堂药业有限公司。其制药86种,著名品种有回生再造丸、益肾烧腰散、黑锡丹、济洲仙丹、加味银翘散及糊药等。作为云南最早的连锁企业,福林堂虽一直是昆明最负盛名的老字号药房,但一心堂、健之佳等后起之秀的迅速崛起,对福林堂带来了巨大冲击。

2006年 福林堂再次蓄势待发,经过商圈调查分析,制定了一系列拓展规划。

2007年 福林堂步入快速扩张期,从年初的100家店开到年底的150家店,特别是2007年下半年起加速开店——平均一周开店3家。但由于在短时间内开店数十家,又多开在入住率低、商圈不成熟的社区,福林堂新开门店的效益多不理想。

2007年 福林堂1/3的亏损店几乎全是新开门店,甚至有两三家新社区店陷入经营困难的境况。

2016年 福林堂传出了易主消息,控股权由原来的香港恒胜公司变更为昆明知名房产中介公司新亚地产。

2017年 昆明尚博拍卖公司在报纸上刊登了一份拍卖公告,拟对昆明福林堂持有的贵州福林堂药业连锁公司、云南新云三七产业公司(以下均用简称)的100%股权进行司法拍卖,拍卖保留价约为1069.3万元,而此次拍卖已是降价15%后进行第二次司法拍卖。(掌上春城 记者贺莹)

 

本站转载文章和图片出于传播信息之目的,如有版权异议,请在3个月内与本站联系删除或协商处理。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未经本站授权,不得转载。爆料、授权:news@ynhouse.com。

相关资讯

猜您喜欢

参与讨论

登录 注册

热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