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房网 > 资讯中心 > 云房杂谈 > 正文

法院强制腾房老人大闹1小时 煮面吃后道歉搬离

春城晚报       2018年06月01日 08:41   我要评论
分享到:

5月31日,五华法院执行局出动了20余名干警,强制腾空了一套房屋。

住在房里的老人胡某72岁,此前,他却趁小舅子不在昆明之际,擅自撬开小舅子许某的房屋住了进去就不肯搬离。许某从打官司到申请强制执行,与姐夫前后扯了几年。执行法官多次登门跟胡大爹做工作,胡大爹拒不配合,法院只好强制腾房。

当执行干警准备强制腾房时,胡大爹开始骂法官、哭闹了1个多小时。

后来,胡大爹提出要吃东西,法官请与胡大爹同居的老伴给他煮了一碗面,吃完面后。老人消停了下来,跟执行法官道歉。

姐夫撬锁住进小舅子家

胡大爹今年已经72岁了,小舅子许某50多岁,在北京工作。

许某介绍,从2001年12月开始,姐夫前后找他借了10万余元。4年后,姐夫自愿提出将建设路上某小区内一套80多平方的房子以赠与的形式转让给他,用于抵扣借款。随后,双方到产权管理部门办理了过户登记手续,许某取得了房产证。

2016年8月,许某从北京回到昆明时,发现姐夫已经把门锁撬了换上了新锁,屋里还多了一个不认识的大妈。据邻居说,两位老人已经在里面住了两年多了。

许某找姐夫理论,要求他搬离出去,姐夫不同意。于是,许某只好将姐夫告到五华法院。

五华法院审理后作出一审判决:要求胡大爹在判决生效30日内搬离该房屋。

判决生效后,胡大爹还是不同意搬离,声称就是要住在里面。

2018年春节前,许某向五华法院执行局申请强制执行。经办法官多次联系胡大爹,对方都不理睬。法官只好登门找胡大爹做工作。要求他搬离,执行法官在小区里张贴搬离通知书,都没见效果。

今年3月和4月,执行法官传唤胡大爹到法院来做工作,但他听不进去,一直表示,就是不愿意搬离。

五一节期间,法官又带着同事一起到胡大爹居住的房子里给他做工作,耐心劝说了3个多小时无果,要求他们在5月底之前自行搬离。

强制腾房老人大闹1小时

5月31日上午10点左右,五华法院执行局20多名执行人员来到位于建设路(也就是胡大爹所住的小区)准备强制腾房。该房屋在7楼,执行干警来到门口敲门,但是里面没有应答,只有阵阵狗吠声。执行干警一直持续敲门,并告知是法院执行干警,敲了3分钟左右,还是不见胡大爹开门。执行干警开始拨打胡大爹的电话,但没有人接。

又敲了5分钟左右,执行干警对着屋里发出警告,如果没有答应。就要请开锁匠撬锁了,过了1分钟左右,屋里发出一个女性声音:“等一下,等5分钟。”

5分钟过去后,执行干警再次敲门,里面又没得回应了。

执行干警喊来开锁匠强行开锁,电钻刚开始动工,里面大声喊:“别钻了,再等2分钟。”如此反复了四五个回合就是不开门,开锁匠开始撬锁。

锁被撬开时,从楼梯走上来一个白发老人(胡大爹),手里拿着一个螺丝刀朝许某刺过去。法警眼疾手快制止了胡大爹,看到胡大爹情绪激动,还有危险举动,法警给他戴上手铐。从戴上手铐那一刻起,胡大爹就说:“我的手断了,我站不起来了,你们杀人灭口啊!”

执行干警将胡大爹带进客厅,屋里有一位60来岁的大妈也情绪激动,抓着家具哭喊。在卫生间里,还有一个30多岁的年轻男子镇定地洗漱,大妈扯着嗓子叮嘱了他几句,就让男子走了。大妈说,这个人是她儿子,来看望老人的。

戴着手铐的胡大爹一边大喊,一边谩骂法官,有时还往地上躺……胡大爹说,他用起子刺小舅子是在进行家庭管教,与法官无关。

胡大爹觉得理亏向法官道歉

胡大爹在现场哭闹了1个多小时,法官打开手铐,让胡大爹靠在沙发上休息。胡大爹说,他的手断了,躺在地上不肯起来。执行干警找来药给他喷擦伤,给他喂水。胡大爹又要求要吃东西,说要吃自己放的配料煮的。为了保证安全,执行干警只能让他坐在沙发上,请同居大妈给胡大爹煮面。

吃完面后,胡大爹不再闹了,给执行干警道歉。道完歉后,胡大爹又跟法官提要求,要求法官帮他租路边的房子,必须要住靠路边的。

执行法官张帅克耐心地劝说,你有什么诉求,可以走其它途径。经过一番交谈,胡大爹情绪平静,客气地对法官说:“你们慢慢忙,我要去一下医院。”

考虑到胡大爹年龄比较大,法官派了3名干警陪着胡大爹去医院检查,没多久就回来了。看着搬家公司在搬家,他又主动配合收拾东西。

参与执行过程的还有五华区的人大代表,看完整个执行过程,代表们感叹:见识了法院执行工作,在现实执行工作的难度和艰辛了。(春城晚报 记者柏立诚)

声明: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均属云南房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任何媒体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ynhouse@ynhouse.com。
分享到:
网友评论
账号: 密码: 匿名
最新楼盘更多 >>
云南房网2015重装上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