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云南房网 > 资讯中心 > 云房杂谈 > 正文

写给从前的情书

   汤包先生    2016年04月13日 15:10   我要评论
分享到:

写给从前的情书

前两天去衡山路上一家数码中心,参加一位老朋友的摄影作品讨论会,回来时高高兴兴地在那条路上走了走。在我还很年轻的时候,有一段时间酷爱走路,除了走路,我没有地方可去。早上,家里人会给我煮一个蛋。可我常常吃不下,胃疼。我一个人去走路,走着走着就会走到衡山路。

有一年我最爱做的事,是去那条路上的国际礼拜堂对面的长椅上坐着,只为了听一听晚间崇拜开始时的钟声。每隔几分钟,我就能感觉到底下地铁开过发出的震颤。这路地铁的终点是火车站。可是我想到你离我太远了,连火车也开不到你那里。

那时候我经常做的一个梦就是铁轨,歪歪斜斜、不知所终的铁轨。于是又多了一个爱去的地方,坐一半车走一半路到老北站,上旱桥去看铁轨和火车。我留着长发,穿着厚重的衣服,坐在老火车站对面的邮局里,用中性笔写完了《18岁》的最后一段,感觉自己就像个十二月党人。我在那里把它寄给了当年很火的一本杂志。他们后来要我改,给那个愁闷的小说添一个光明的尾巴。我改了,可最后不知为什么没了回音。现在我不记得女主角的名字了,我没有忘记的一个场景是,在人群散去的月台上,假装坚强的女主角挥手告别她的爱情。

我思念着奶油和啦啦。奶油一回家我们就去走路,最疯狂的一次我们一直冒雨走到凯旋路的道轨旁。奶油在风雨中讲述他的爱情,一厢情愿的爱情。他爱上了一个叫嫣嫣的女孩,比我们小一岁,瘦瘦白白的,有个名声不大好的母亲。我们没完没了地讨论着用什么办法可以让她知晓并接受这份爱情。这场没有结果的讨论一直延续到他爱上另一个姑娘为止。

啦啦的白裙子在那个夏天里飘啊飘。她是我认识的姑娘中最漂亮的,比我小说里的女主角还漂亮。她在马路上细声细气地喊我名字,要向我借一本《辞海》。她来还书时,我趁机请她看电影,我们看的第一场电影叫《背井离乡》。我们好像总是走在湿漉漉的大街上去看电影,连手都不拉一下。9月份开学了,啦啦就不来了。我买好了星期天下午场的电影票,可是怎么也找不到她。我就一个人去走路。我想起上次分手时,我们都忘了说再见了。

我曾经很宿命地想:我的30岁是什么模样,40岁又会是什么模样。啦啦说反正那时你已经结婚了;奶油傻乎乎地说,而且你的老婆现在肯定已经出生了。他们说得对。你那时还在一所附中里住校呢,是个好孩子、三好学生,一到周末就摆渡回码头边上的家,那儿的院子前围着长长的竹篱笆。你可不认识我,而且压根儿也不想认识。还要过好多年呢,你才会出现在我面前。

劳动节快到了,这个节你不在我身边。上次有好朋友问我,那么,一个人节日里不出去吗。让我给你写信吧,算是写给从前的情书,用《卡萨布兰卡》里那句经典台词做结尾:“世界上有那么多城市,城市中有那么多酒馆,而她却偏偏走进我的。”啊,祝你快乐。

>>房网热点

新项目扎堆落地三个半岛成昆明第三个别墅区

声明:凡署名"云南房网"的文章均属云南房网版权所有,未经本站允许任何媒体不得转载。如需使用,请联系ynhouse@ynhouse.com。
分享到:
相关新闻及专题:
网友评论
账号: 密码: 匿名
最新楼盘更多 >>
云南房网2015重装上阵
  • 中交锦绣雅郡
  • 美的顺城府
  • 招银大厦
  • 保利大家
  • 金地九樾
  • 招商雍景湾
  • 华润悦府
  • 置信银河广场
  • 双铁韵城